字型大小:
字型大小:
4-article 1 4-article-1

研道篇

先天坐與後天坐不同處

先天坐與後天坐不同處

先天坐與後天坐不同處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乙已年六月二十一日處科

默眞人訓:

攝清煩惱。名之爲安。了心不起。名之爲坐。

 

攝清煩惱。是修功也。煩惱不除。時刻爲其牽引。修功所以不彰也。了心不起。是爲養候。候之所成。定功以顯。心如明鏡止水。皆從修養得來。在用功養候之過程中。以觀心靜坐。堅誠恒明爲主。自可逐步進益。日新而月異焉。

 

打坐古人名曰練氣功。自秦漢以來。代有名著。闡述之際。多屬深奧玄微。非普通人所能一目瞭然。蓋以練氣功者。以合天地之化機。及其至也。由有形以入無形。以合炁靈之縕化。其深奧處。可以意會。而不可言傳。如無堅誠恒明之修養。意會亦不可得也。用志不分。乃凝於神。凝於其神。其靈乃化。其炁乃充。其氣乃運。總括其中玄妙。乃爲一身放鬆。一切自然。一念不起。一心不動而已。然此四句。在初習坐功者。本此以爲修養。多感無所措手足。 不知如何以修其功。吾在未入師門之前。曾習後天坐法。與大家討論。以起比較上之貫通可也。

 

後天坐法。其身法爲舌抵上腭。二目垂簾。雙盤膝與單盤膝。靜坐之時。意在丹田。上丹田爲雙眉之間。中丹田爲中脘之部。下丹田爲臍下一寸五分。用四個手指。食指齊於臍而小指之部卽是也。初學守意。多在下丹田。以腹爲呼吸。吐納導引。其有覺頭暈心跳。煩躁不安之時。卽立停止。少過些時再練。此由於勉強所致也。其曰靜者。分爲環境之靜。肉體之靜。內心之靜。環境之靜。人人可知。內體之靜。總曰節慾與禁慾。包括吾身六根六塵。自我一髮一毛孔。普通練氣功者。必湏節慾。如以治療本身某種疾病而練氣功者。絕對禁慾。必至病愈。方能解禁。所以效力持著。嚴重胃病。三月全愈者多矣。然必有良師隨時指導。每日子午卯酉。每次坐一小時外。另外加班。最少每日湏坐六小時。而飲食以易消化而無剌激爲主。睡眠有睡功之式。一仰一左側臥。曲一足。一右側臥曲一足。其功效亦甚良好。

 

其困難之點。多害於急功倖進。及戒律不堅。半途受傷。守意太過則着滯。守意不專則渙散。以丹田呼吸吐納導引。初步功效。突飛猛進。其進功之快捷。誠足令人驚喜。迨至由吐納導引而鼓盪眞氣運行之時。其病多矣。蓋此時之心。必合天地之心。此時化機。必契天地化機。天地之運化也。本無其心。以自然而然爲運化也。修此之候。合乎天地'之運化。則後天之修養卽爲成功。再進而脫有形入無形。以合炁胞靈化之妙。則爲大成之功已。然多在此時。心不能合於天地之心。妄動妄念妄幻妄化妄欲。因緣沾染牽引而未覺。仍努力玄功。迨至氣息不能洗滌臟腑。而反障碍臟腑之時。病態千奇百怪。難於治理。 或有走火入魔。終身不愈者。其更有鼓盪氣運。而適得其反者。氣化錯亂。生命可危。所以有智慧福德與夫堅誠恒明。方能練成。節慾禁欲。亦爲成敗因素。固非一蹴而成。如是易爲也。

 

吾師以先天坐法。 闡生化妙蘊。一句純任自然。爲坐功玄奧。初學誠爲茫然。但堅恒坐去。逐漸得其理解。而有眞趣。不至爲其傷害也。以極其奧。眞經正經之參悟。畢生不敢必曰能貫通也。以言淺近。自自然然靜坐卽可。初步均不可妄加捉摸也。然則吾院之坐。無其法規乎是又不然。如端坐正心。脊骨必求自然之直。以充自然氣運。舌抵上腭。鼻息無聲而勻。兩目平視而後垂簾。有一線微光。而不辨物。一切放鬆止念。兩肩微下鬆垂。兩手扶膝。兩膝距離。與肩相齊。兩足直線向前。腰帶與鞋湏鬆。其虛靈運於全身。則感熱流通運而行。不矜不躁。不偏不急。不止不制。不守不觀。是功候深純者也。初步亦可守窔以定心。觀心以淨念。依法以合度。正心身以期入於正軌也。但有進步。卽不可再爲存留。以障修功也。更有要者。初學垂簾。每易瞌睡。瞌睡則神昏。所以必湏睡眠充足。身心安泰。大怒疲勞。過飢過飽。均爲之戒。禁慾問題。以視各人。其理則與以上之節禁相同也。心安而坐。可以謂之心坐。除坐功時間外。如能時時刻刻求安求全。其進功又不能相提並論矣。各位皆石門發願先進。智慧福德高厚。吾與新修諸位一討論之。希各位指正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