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型大小:
字型大小:
5-article 2 5-article-2

研修篇

修要省察方寸 對起自己良心

修要省察方寸 對起自己良心

壬子年四月二十一日處科

修要省察方寸。對起自己良心。 
默眞人訓:

修法皆以心為主。各教皆有發明。佛以明心見性為修。心明則性見。心不明則性不見。心明則如日月之光。不明則如烏雲遮蔽。人之心則不如天地日月之自然。而合度運行。而光明永恒也。

 

一炁元靈。本無所異。受氣成質。即各不同。加以後天習性。嗜欲好惡得失。層層錮蔽。光明不能顯現。原性同為束縛。為一身之主宰者。只是一個小我。佔據了整個心房。所以要修要靜要坐。以致平默。由始至終。 都是求有其固有。無其本無。固有的。發揮固有的作用。本無的。把他驅除乾淨。修法甚多。不外這個宗旨。

 

有的人不明白說。貪財的修到不貪財。就好了。何必靜坐。不仁不義的。修到知道仁義。就行了。亦不必靜坐。貪財起於貪心。不只貪財。一切都貪。不仁不義之根源。亦在於一心之錮蔽。知仁義而不能行。於修有何關係。

 

吾人一日之間。一時一刻。一事之行。一念之動。皆以此心為主。此心為一個混亂貪慾以小我為主的心。只知求吾心之所欲所嗜所喜所好。以致眼耳鼻舌身意。聲色香味觸法。皆因此心之嗜欲。而作諂媚之媒介。以他的心。深深陷溺於浪濤之中。而不知不覺。心之不明也。如黑夜無月光之照明。山之矗也。只見黑影一幢。水之深也。只覺狀如平地無異也。妍媸不辨。黑白不分。有如盲人騎瞎馬。黑夜臨深淵。於其危險。固不自知也。因心之不明也。即告之曰。汝騎者是瞎馬。汝之目盲矣。臨深淵而不懼乎。盲人則以為吾之目非盲也。吾見山之矗也。吾見地之平也。吾之馬為良馬也。雖有小障礙。以吾精湛之騎術。何有危險哉。及至墜入深淵。悔已不及。欲再聽忠告之言。信受奉行。而不可得。

 

茫茫苦海。眾生塗炭。雖有修法。不能及時而悟而行。而修而得。雖有慈航。捨不得眼前嗜欲。信不得能以弭刼化數。而登彼岸。

 

修道之眞旨也。看淡後天貨利位名而化之。祛除吾心小我。以大我為主宰。精求坐功以養候。恢復原性以明心。皆不容易做到。因為小我作主已久。安享所嗜。亦成習慣。固有束縛太甚。本無沾染太多也。


坐功為明心見性之本。只要堅定恒誠去做。一定各有效果。心如水也。以靜而渣滓沉潛而清。心既能清。本無即為減少。固有即為放鬆。坐久即通。此之謂也。又如一個人。因疾而目失明。至醫生處求治。醫生不能給他光明。只是為他治病。他的病好了。自然恢復光明。能以看見萬物。因為這個光明。是我們固有的。現在不光明。是被本無的物體所障蔽。不要諱疾忌醫。就可以恢復光明。這是很淺的道理。


修行起來。可不很淺。要十分努力。一點一點的去反省自己。審察自己的方寸之內。如何設法明白自己。改善自己。不要管他人修不修。行不行。不要批評他人修的對不對。他人行的合不合。不要聽見人讚美就喜歡。不要聽見他人說不對就發怒。喜怒不由人。榮辱不由人。只是在我這一點方寸之地來省察。對起自己的良心。對得天地鴻慈。對得至聖栽培。仙佛玉成。祖宗福蔭。

 

只求改吾心之過。不管他人之過。不說他人是非。只求自己是非。這就是修功修行。並不是高遠博深是尚。只求眼前所事所行。而修而悟。而證而得。日用倫常之間。舉止言行之際。是修也。是行也。是功也。是過也。是悟也。是證也。是否能得也。所得是何分數。考得是何成績。一時一刻。一事一念。皆有用功之處。實無暇捨己之田。而耘人之地也。